星际之门Atlantis 第三季 剧情

发布于 2008-10-12  1.07k 次阅读


Stargate Atlantis 第三季 第1集 简介

Stargate:Atlantis 3x01 No Man's Land

成功从Atlantis骗取了地球的具体位置之後,两艘Wraith母舰立即调整航向坐标,朝他们想象中的富饶猎食地进发,McKay和Ronon依然被囚禁在船上。但Wraith并未察觉,他们有一位不速之客--John Sheppard已经悄悄将自己不起眼的F-302战机隐藏在第一艘母舰的腹部。

在Atlantis上,Weir博士认为只有一个机会来阻止Wraith到达地球。在Wraith进行星际飞行的第一阶段,他们的母舰必须要在飞马星系外的一个荒凉地带临时跳出超空间。Weir命令Caldwell上校带领Daedalus号和古人的超级战舰Orion飞往那个地点,进行一场危险的深空伏击战。

与此同时,国际顾问委员会的三名大使要求Weir立即亲自通过星门返回地球向他们汇报。当她如约而至,他们的官僚主义几乎延误了Caldwell的任务,但Weir的立场很强硬。很快,Caldwell的小型舰队出发了。

Wraith母舰脱离超空间时,Sheppard决定在自己被俘或者被杀之前抓住机会制造一次破坏。他成功炸毁了一艘母舰腹部的超空间推进器,但随後就被一大群Wraith所抓获。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救了他:Michael。因为被"人性"所"污染",Michael一直被其他Wraith排斥。他决定释放Sheppard,并帮他营救McKay和Ronon。

就在他们两人赶去关押McKay和Ronon的房间时,Daedalus和Orion抵达并全力开火。Orion用密集的雄蜂导弹彻底击毁了第二艘母舰,但这艘年代久远的古人战舰不可能在战场上坚持太久。在所有的系统都已失效之後,Orion上的全体船员被安全传回Daedalus号。

Sheppard和Michael发现茧已经空了--Ronon和McKay已经逃脱了。Sheppard猜想他们一定会去最近的控制台炸毁母舰。果不其然,McKay和Ronon正是如此。几人重逢之後,成功逃回Daedalus。

但此时,Daedalus已严重损毁。就算它能够在Wraith的下一波攻击中幸存下来,它的生命维持系统也已无法再修复。在太空深处孤立无援,强敌环绕,船上的所有人都已到了生死边缘……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2集简介

Sheppard, McKay, Ronon 和 Caldwell 利用他们捕获的Wraith母舰成功返回Atlantis,Weir博士也从地球赶回,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国际顾问委员会的首席联络官Richard Woolsey,他的任务是撰写关于"Weir是否适合领导这支探险队"的报告。就在Atlantis探险队讨论200名随母舰一起被俘获的Wraith的命运时,罗里罗嗦的Richard Woolsey摆出一副官僚主义作风,十分令人讨厌。

从技术上来说,这些Wraith已不再是Wraith了。Beckett医生武器化的逆转录酶已经清除了他们的记忆和外星人的遗传外表,只留下人类的特征。不幸的是,逆转录酶的作用只是临时性的,如果这些Wraith不坚持每天都摄取一定剂量的酶,他们会恢复原状。

只有一个来到Atlantis的Wraith还保留了完整的记忆,那就是Michael。Tayla对这个仍然胡思乱想的家伙晓之以理,告诉他除非他服下Beckett的药,否则他们不能冒险放他出来。Michael恼怒地拒绝了她的善意相劝,Ronan和Beckett不得不强行给他注射逆转录酶。

Sheppard和他的小队随後把包括Michael在内的所有Wraith转移到一个没有星门的偏远星球上,并告诉这群迷惑的Wraith:他们的记忆因为一场恶性瘟疫而丧失,因此必须被隔离。在这个故事的掩盖下,Beckett每天坚持给他们注射,并不顾Sheppard的反对,执意留在这个星球上和这群特殊"病人"呆在一起,直到发现更好的解决办法。

但是Michael和少数其他Wraith一直怀疑故事的真实性,秘密停止服用药物,并且恢复了记忆。当Sheppard带领队伍回去取补给品时,Michael抓住机会杀死安全警卫,抓住了医生,残酷地审问他,并且召唤一艘母舰赶往他们所在的星球。

在Atantis城,McKay通过远程遥感器发现了这艘母舰。Weir命令Sheppard和他的队伍前去调查,但是唯一能够使用的飞船只有被俘获的Wraith母舰,而且McKay尚未发现如何控制武器系统的方法。他们也许能安全抵达那颗星球,但必将处于反叛的Wraith和赶来的母舰双重夹击之下。如果不能迅速找出一个办法解救Beckett,打赢这场仗,Woolsey的报告也许会有一个很不好的结尾……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3集简介

Sheppard, Teyla, McKay 和 Ronon 来到一个小村庄,那里的领导者是一个嘻嘻哈哈的家伙,名叫Lucius Luvin,他向他们炫耀着自己的六个妻子,并极力想让他们用飞船来交换本地出产的药草。四人没有理会他的荒谬要求,很快起身离去。但Beckett医生担心Lucius的药草真的有很高的医学价值,于是亲自来到村庄求证。

待了很长时间之後,Beckett带着Lucius一起回到Atlantis。由于Atlantis的安全根本上仰仗它的秘密存在,Weir认为医生这样做已经违反了安全原则,Beckett却坚持认为这是值得的。细心的Weir注意到Beckett的举动已经不像他原来的理性风格,于是决定和Lucius见上一面。随後,当Sheppard和McKay结束另一个任务返回基地时,惊奇地发现Weir、Teyla、Ronon全都无条件服从Lucius的每一个命令。虽然他们无法得知Lucius是怎么做到的,但很显然他具备控制他人意识的能力。

McKay发现Lucius在饮用一种神秘的药水,于是偷了一点样本回来化验,但要获得实质性结果还需要更多的药水。于是Sheppard返回那个村庄。他发现Lucius的妻子和朋友们正在渴望他的到来,有的甚至已经染了"相思病",就好像迷上了毒品又不能过瘾一样。当Sheppard答应替他们找回钟爱的的Lucius,他们热情地把Lucius的"日常药物"样本交给了他。

可回到Atlantis一看,McKay也已经成为Lucius思维控制下的奴仆。更糟糕的是,Lucius已经把Beckett、Teyla和Ronon派到一个Wraith占领星球去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不过他们万幸地打赢了一场艰苦的战斗,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还兴高采烈地交给Lucius一种他要求采集的稀有药草。

Sheppard很不情愿地混迹在朋友们当中装疯卖傻,直到成功偷出了McKay试验结果的半成品,并强行带着Beckett飞到陆地。Beckett顽强地与"毒瘾"作斗争,而Sheppard则到处收集Lucius的秘密。结果表明,来自Wraith星球的药草制作的药水,可以令Lucius分泌一种信息素,刺激周围人的大脑皮层,引起情绪的愉悦,并逐步上瘾,进而被控制。Sheppard虽然还没有吸入足够的剂量,但Teyla、Ronon和McKay正在追捕他。当他们抓住他,他也将彻底丧失理性……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4集简介

Ronan、Sheppard、Teyla和McKay来到一座村庄,那里人人都清楚地记得Ronon,这令他陷入了过去的恶梦之中。几年之前,Wraith在他的体内注入了追踪器,并恣意追猎他取乐,Ronon曾来到这个村庄避难。当地人小心地照料着他,直到Wraith获悉他的行踪之後,从天而降。他逃跑了,但是Wraith屠杀了整个村庄,幸存下来的人一直期待复仇。

村民们开始攻击他们,抓获了Ronon、Sheppard和Teyla,只有腿上中了严重箭伤的McKay通过星门逃跑了。为了讨好Wraith,村民们决定将Ronon作为礼物送给这些冷血的外星人。Ronon要求村民们释放他的朋友,作为交换条件,他将任凭村民们处置。获得自由後,Sheppard和Teyla快速返回Atlantis,带上武器和後援队伍,在一个小时之内又重返那个星球,但已经太迟了:村庄里硝烟四起,Ronon已经无影无踪。Wraith似乎已经回收了他们曾经最爱的玩物。

Ronon发现抓获自己的是一个老仇家:他曾经入侵了Ronon的母星球Sateda,并且满银河系追捕他。这个Wraith领袖给Ronon植入了一个新的追踪装置,将他释放在Sateda荒芜人烟、满目疮夷的的废墟当中。虐待成性的Wraith领袖通过远程监视器从自己的母舰上静静地看着下属们不停在星球表面追踪猎物。Ronon来者不拒,奋力战斗。但即便如此,他不得不再次回忆起很久以前在这个世界里的生活,他的同胞们,还有他的爱人Melena。在他疲于奔命之时,往事总是缠绕着他,令他心神难平。

事实上并不只有Ronan的敌人们在追踪他,他的朋友们也在寻找他。McKay认为Wraith可能会重新给他安装追踪装置,McKay重新调校了Atlantis的远程遥感器,成功捕捉到了来自Sateda的信号。就在大家着手准备营救任务时,他们开始反思Ronon对他们意味着什么,而他们对他的了解却是这么少。

当他们最终找到这位同伴时,他却以自己的理由拒绝了他们的帮助,并且不愿离开这个已经百孔千疮的家园。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5集简介

Sheppard率领他的队伍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科技高度发达的城市,名叫Asuras,那里的人们全都自称古人。Weir急切地希望与Asuran的高等议会展开对话,但是城市的领袖Oberoth傲慢地拒绝交流,并同时拒绝帮助人类与Wraith作战。尽管他不情愿地发现,这些"原始"的客人们可能有一些值得他关注的知识,他仍然不愿和他们谈判,而且把他们关了起来。

另一个Asuran人Niam待Weir、Sheppard、McKay、Ronon和Teyla还算友善,但是他无法阻止Oberoth残酷地刺探他们的大脑并迫使他们产生幻觉。被敌人如此刺探大脑,Sheppard, Weir 和 McKay 以前只遇到过一次:那就是曾经困扰了SG-1多年的致命机器--复制者。现在他们猜想,他们面对的是同样的一种生物。

Oberoth很快发出了一条神奇的指令:整个城市中心开始点火,浮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艘装配有古人星际推进引擎的巨大飞船。Niam告诉被俘的人类,他们现在要飞往Atlantis。他还解释说,看起来像机器的Asurans人实际上是Atlantis古人设计的武器,用以对付Wraith。古人为这些机器人输入了程序,要求他们加入战斗。但是在古人发现这些机器人作为武器并不太有效时,试图把他们全都摧毁。少数机器人活了下来,他们来到他们的创造地Asuras,发展并重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古人文明。现在,他们发现Atlantis仍然存在,Oberoth 打算前去为自己的同胞复仇,彻底毁灭Atlantis。

Niam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人类的灵魂,他研究古人的哲学,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达到升天的状态。因为他和他的同胞生来就是为战斗而存在,他祈求内心平静的理想似乎有些不可能--特别是Asurans人无法自己改变自己的基本程序。但是如果McKay能够替他的同胞重新编程,Niam 答应尽力阻止Oberoth对Atlantis的进攻。要重写Asuran人的程序,其复杂程度不亚于重新排列人类的DNA,而且留给McKay的时间已经不多了:Asuran的超级战舰即将抵达Atlantis。如果他做不到,他的"第二家园"就将在一场持续了1万年的恩怨中灰飞烟灭(注:我看古人算不得神,McKay才是神,真神!)。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6集简介

Weir在设立于Willoughby的国家精神病院(靠近华盛顿特区)一间完全封闭的房间里醒来。当她要求了解自己是怎么从飞马星系来到此地的情况时,她惊骇地听到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地球。她的治疗医生Adam Fletcher慢慢地告诉Weir,她的男友Simon死于三个星期之前的一场车祸。就在三天前,当她替联合国进行一场高度紧张的条约谈判时,她的精神在压力和悲痛中崩溃了。她受到一种短暂的反向精神力伤害,产生了临时性的健忘症,并处于一种近似精神病的状态,几天里凭空产生了许多幻觉。她关于过去两年的回忆全都是不真实的。

一开始,Weir拒绝相信自己在Atlantis度过的时光都是白日梦,但是当Jack O'Neill将军来看望她,并坚称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星际之门。相反的,他说他曾经在条约谈判过程中遇到过Weir。Weir的母亲也赶来告诉她,医生和O'Neill所说的都是事实。Weir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心智是否真的健全,因为在与人谈话的同时,奇怪的幻象和萦绕的噪音总是如影随行,夜里也让她不得安宁。

最後,在绝望与恍惚中,Weir同意持下医生所开的强力药。她的情况有所改善了,很快医生同意她回到舒适的家里与她心爱的小狗相伴。乔治敦大学为她提供了一份教学工作,而O'Neill也力劝她回到谈判桌前。

就在她的生活看起来回到了正轨,Weir开始被更加恐怖的幻象所累。尽管医生告诉她不用多虑,Weir开始怀疑自己不仅仅是精神崩溃那么简单。她感觉到有什么不熟悉的生物努力想告诉她什么紧急信息,从她的幻象中来的信息。

这信息是Sheppard从Atlantis发出的。Weir在受到Asuran nanites 攻击後陷入了昏迷。这东西席卷她的全身,想要吞噬她的意志。Sheppard在她的身边不停对她说话,鼓励她抗争。而Beckett在McKay的协助下,正在冒险执行一项最後的恢复性治疗手段,但失败了。最後,只有Weir自己能够拯救自己。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7集简介

一条来自Genii新领导人Ladon Radim的消息将Sheppard和他的小队引诱进一个残酷的陷阱中。McKay, Teyla 和 Ronon 从神秘的攻击者手中逃了出来,但是Sheppard被俘,并被带往一个陌生星球。Weir立即要求Ladon来Atlantis作出解释,Ladon欣然接受,并发誓自己没有参与此事,这条信息中的鉴定码肯定是有人从他身上偷来的。

Sheppard发现自己已经落入老敌人Acastus Kolya--一个叛变的Genii武士之手。Kolya认为Ladon从他手里偷走了领袖的合法地位,他计划进行反击。Kolya的间谍通知他,Ladon已经去了Atlantis,这一切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立即通过视频信息联络Atlantis,Weir和其他人惊恐地看到,Kolya正在让一个被俘虏的Wraith吸食Sheppard。Kolya警告Weir说,他每隔三个小时就会重复一次,直到Weir交出Ladon,否则Sheppard只有慢慢等死。

Kolya期望Weir心肠一软,就会接受条件,但擅长谈判的Weir心理很清楚,如果她服从Kolya的要求,就会像与其他恐怖分子谈判一样糟糕,如果想让Sheppard安全脱险,只有展开营救行动(注:编剧居然把美国人在中东地区对所谓的"恐怖分子"的普遍恐慌心理带到了SG-1中,这是很不可取的情节)。因此,McKay在Ladon的帮助下开始寻觅Kolya的据点,并采取突击行动搜索了一个可疑的Genii边境村落,却扑了个空。Ladon发誓说自己已经尽了全力,但Weir和其他人却无法相信这些长期善变的Genii人。

与此同时,Sheppard有了一个不安的发现:被俘虏的Wraith竟然就关在他的旁边。Kolya用这种方式来折磨他们两个人:Sheppard对被猎食充满了恐惧,而饥饿的Wraith则忍受着食物近在咫尺却不可得的痛苦。这两个人起初谁也不愿同情对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痛苦不断增加,于是达成了一致: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逃跑。他们相互协助,离开牢笼,逃进了森林里。

经历了这一切之後,两人都已精疲力尽,迫切等待Weir的救援。在那之前,他们的生存要依靠相互之间不稳定的停战协定。同样的,营救行动是否成功也要依靠Weir与Ladon不稳定的联盟。不管Wraith还是Genii,无论谁打破协定,Sheppard都会命丧黄泉。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8集简介

一位家庭主妇发现了一条令人震惊数学定律,立即引起了Samantha Carter的高度关注:不仅因为这个定律可以为一直困扰McKay的实验提供解决方案,而且这个女人就是McKay关系一直都很疏远的妹妹 Jeanie Miller。

McKay和Jeanie已经四年没说过话了,Jeanie对McKay失望透顶,放弃了自己颇有前途的理论物理研究事业,草草结婚了事。就算是现在,不管Carter和McKay如何盛情邀请,Jeanie对协助研究高度机密的项目兴趣索然--特别是她那个感觉迟钝的哥哥也参与其中。最後,灰心丧气的McKay只好采取极端办法:用光传送把妹妹弄到停在地球轨道上的Daedalus号上。Jeanie只好同意帮他,就当是从爱夫爱女那里放个大假。

Jeanie和McKay回到Atlantis,共同探讨McKay正在设计的一种满量状态的零点能量装置。它能提供比Atlantis正在使用的体积较小的零点能量模块更大的能量,但同时也会产生一种极不稳定的奇怪粒子,如果它们达到危险临界点,足可以毁掉一个星系,甚至更糟。

McKay和Jeanie将Jeanie的"平行时空桥接理论"应用于从其他宇宙抽取零点能量,这样所产生的粒子将不会影响本体宇宙。虽然Jeanie担心那些粒子对其他宇宙来说可能会构成威胁,但她不得不承认与其他宇宙发生接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幸的是,她所担心的发生了。测试装置第一次进行试验时,另一个自称是Rod的McKay博士出现在Atlantis,他经历了一次大胆而危险的旅程从另一个宇宙来到本体宇宙,警告Atlantis所释放的外部粒子差不多将毁掉他们的整个宇宙。

Rod和McKay一样聪明,而且更自信,更有人情味。Sheppard, Ronon 和 Teyla 更愿意帮助Rod而不是McKay,最让McKay伤心的是,她的妹妹也和这些人一样。虽然McKay很爱妹妹,但却不知从何开口。Rod就像是一面镜子,一个"更好版本"的McKay,让他重新开始审视自己,审视曾被自己抛弃的亲情。带着不好的情绪,McKay还是要和Rod与Jeanie一道研究解决危机的办法。现在他们必须要加快进度,因为Rod所在平行空间里的另一个Atlantis小队已经想出了一个办法来拯救他们自己:他们要在McKay的本体宇宙凿开一道裂缝,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第三季第9集简介

Leonard少校所领导的SG分队在外界探险任务中神秘失踪,Sheppard急于率队展开搜索,并叫Beckett医生和三名海军陆战队士兵作为後援。在草木丛生的星球上,他们发现了十分恐怖的场景:一些死去多时的Genii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他们显然是相互残杀的。Sheppard等人进入密林深处,找到一个洞穴掩体,里面有一台神秘的Wraith电磁发生器,不停放射出某种超低频的脉冲。

Leonard手下人的尸体就躺在附近。他们拍摄的记录视频显示:他们认为自己被外星人攻击了,但事实上却死于自己的指挥官Leonard之手。Sheppard有些沮丧地命令他的队员们把尸体运回Atlantis,并带着援军回来,但是Leonard早已破坏了星门的DHD装置。当队员们试着拨号时,DHD爆炸了,一名陆战队员当场死亡,其他两人--Kagan和Barroso--也受了伤。

现在,他们困在这个星球上,还有一个已经失去心智的前队友疯狂地想杀死他们,他们不得不退回洞穴掩体。McKay认为,Wraith的电磁装置可能会令人类产生幻觉,并作出危险的举动。突然,Ronon发现附近的森林里有两个Wraith在活动,立刻追了过去。Sheppard和Teyla紧随其後,发现Ronon追赶的实际上是Leonard,Laonard仍然毫无缘由地想要杀死他们。在逃走之前,Leonard开枪射中了Teyla的腿。就在Sheppard为Teyla处理伤口时,他突然产生幻觉,错把Teyla当成一位自己在空军服役时的战友--Lyle Holland上尉--Wraith的装置也开始影响他的神经。片刻之後,深信自己已经处于敌人的包围之中无法脱险的Leonard,绝望地举枪自杀了。

在Wraith的洞穴掩体中,Beckett也陷入极大的苦恼当中:由于幻觉,他实在分不清究竟是Kagan死了还是Barroso死了,究竟哪一个现在需要他的治疗。与此同时,McKay则竭力想要关闭电磁发生器,但屡屡失败。

在森林里,Teyla痛苦地看着Sheppard深陷自己的回忆不可自拔,她无能为力。Sheppard认为自己和Holland上尉正困在阿富汗沙漠里,被塔利班战士所包围(注:如果是这样,Sheppard还是死了的好,原来他也是一个双手染满阿富汗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他就是死一百次也无法偿还美国在阿富汗犯下的罄竹难书的反人类罪行)。Ronon悄悄走了过来,认为Sheppard就是自己要追踪的Wraith,而Sheppard则把他当成了塔利班士兵,他们交火了。不把敌人置于死地,这两个男人是绝不会罢休的……

Stargate Atlantis 第三季 第11集 (S03EP11) 简介
(接上集)大胆的营救行动开始了。McKay、Ronon、Teyla、Weir、Beckett和Sheppard乘坐一艘Jumper飞船穿越星门径直来到Atlantis的星门大厅里。人形复制者猛烈开火,但McKay还是设法投下了爆炸装置。Sheppard与O'Neill将军和Richard Woolsey建立了通讯,他们正藏身在Atlantis的内部。在爆炸装置摧毁星门控制塔的大部分设施之前,Sheppard驾驶飞船撞开星门大厅的一面墙壁,成功逃生。

Daedalus 正奉命从地球赶来,准备用核弹彻底摧毁Atlantis。在此之前,Sheppard等人只有很短的时间来筹备夺取Atlantis的计划--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他们来到星球轨道,找回了被抛弃在太空里的人形复制者Niam,然後飞回Atlantis。他们打算用Niam来传播病毒,消灭其馀的复制者。糟糕的是,Atlantis的复制者动用雄蜂导弹攻击Sheppard等人的Jumper飞船,Sheppard不得不驾驶飞船钻入海底,来到已经被水淹没的停机舱。

停机舱的门无法从内部打开,Jumper随时都有渗漏的危险。O'Neill大胆地从另一端游进手工操作室,成功解决了Sheppard等人的危机。但是O'Neill的行动也暴露了他的位置,复制者很快将他与Woolsey一同捕获,并刺探了他们的记忆,了解了Sheppard等人的行动计划。复制者远程唤醒了Niam,命令他展开攻击,McKay情景之下用反复制者武器将Niam化成了齑粉。此番变故,令第一营救计划夭折。

经过紧急讨论後,Sheppard等人决定分成两组。Sheppard和McKay赶去囚禁O'Neill与Woolsey的牢房,McKay告诉两人他们计划用C4炸弹毁坏Atlantis的护盾发生器,确保 Daedalus 能成功发起进攻。但是,在McKay破解完牢房密码前,复制者冲了进来。McKay和Sheppard只好撤退,留下了已经知道第二营救计划内幕的O'Neill与Woolsey。不用问,复制者再次使用了记忆刺探技术,从意志薄弱的Woolsey身上获得了突破,掌握了Sheppard等人的动机。

尽管行动已经曝光,两组人还是偷偷溜进了Atlantis的重点区域,准备实施破坏计划。在他们得手之前,早已埋伏好的复制者将他们一网成擒。究竟复制者是否会笑到最後呢?

Stargate Atlantis 第三季 第12集 (S03EP12) 简介

Teyla声称自己在走廊里遇见了一个幽灵般的女古人,还有一个严重烧伤、让人毛骨悚然的男古人,队友们觉得Teyla是在幻想。但不久之後,Weir也见到了那个浑身起火的男古人,而Beckett见到一群古人医生在医务室里拯救那个男古人。即便是最不信鬼神的Ronon也承认,自己见到一群古人科学家正在相互协商着什么。这些古人幽灵讲着谁也听不懂的奇怪语言。

与此同时,McKay发现一对类鲸的巨大鱼类出没在Atlantis城附近。他约上Sheppard,两人乘坐Jumper飞船深入海中进行调查。巨大的海兽向他们靠过来,Sheppard和McKay同时感到头疼难忍,耳朵里也渗出鲜血,McKay甚至晕了过去。

Sheppard艰难地将飞船开回了Atlantis。海中巨兽发出的强烈低频脉冲和电磁场已经刺穿了两人的耳膜。更糟的是,数百头这种海怪正朝Atlantis游来。当它们靠近时,城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头疼、虚脱,卧床不起。

McKay认为这些海怪和古人幽灵的出现是有关联的,于是和Sheppard离开医疗室,来到城中一处至今尚未被勘查过的实验室。据记载,古人曾在这里研究这个星球上的动物。通过古人的记录,McKay确认古人幽灵是通过这些海怪产生的。这些海怪能通过声波和电磁波相互接受、发送信息。古人了解海怪的习性後,建造了一个装置来翻译海怪的语言--就是Sheppard的队友们曾听到过的那些奇怪语言。

原来,这些海怪是要传达一个重要警告。大约1万5千年前,这个太阳系并不稳定的恒星突然大爆发,喷涌出巨大的辐射。一位勇敢的古人飞行员--就是Teyla、Weir和Beckett所见到的那个烧伤的男古人--飞回Atlantis报了警,但终因所受辐射伤害过于严重而死去了。古人立刻启动他们的三个ZPM,扩展了城市的护盾,保护了这个星球上很大一片区域及其中的生物--包括这些海底巨兽,直至辐射最终褪去。

这些非常敏感的类鲸巨兽感觉到了另一次爆发即将来临,于是将继承自祖先的预警信号自然地释放出来,并自发游到城市附近寻求保护。但这一次Atlantis并没有三个ZPM可以利用,他们必须另想办法来保护这颗星球--一种连古人也没有尝试过的办法。


有些随风有些入梦